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千年诅咒

谨以此文献给:
窟窟曾经的亲,感谢你们给了窟窟曾经的繁荣,给我一份温暖的回忆;
还有仍然在窟窟混的亲们,感谢你们愿意维系这样一份现实中不可得的东邦式友情;
最后也要感谢新入窟的小恶魔们,你们是窟窟的生力军!




千年以前,有个名叫蝶舞轻狂的少女带领一大群懒人出海旅游,遇海盗。因众人懒得反抗所以全部被抓,财物一空。海盗念众人没反抗,表现良好所以给众人一破船,生死听天由命。因为船是人力的,众人懒得划,于是全都倒在船板上装死。终于老天看不过去,让众懒人遇到一天然物产丰富的海岛。众懒人随遇而安就在这里住了下来,可说是因祸得福,从此将懒作为全岛的一致信仰,懒岛也因此出了名,闻名于东邦大陆。
然而,众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只不过是上天与他们开的一个玩笑而已……
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开始亲吻大地时,空中还飘浮着来不及散去的薄薄的雾,宛如仙境。
这里就是世人皆知的虚空幻境——蓝岛。岛上几乎天天好天气,阳光、草地、湖泊、树林,童话一样,不辱岛名。
只是,在清晨的蓝岛上,通常是没有活动的生物的——都在睡懒觉嘛!白白浪费了这新鲜的空气。

日上三竿。焚蝶囚心仍然一片寂静。
突然,一团耀眼的火球滚过囚心湖面,直冲湖心的小木屋。火球上赫然有一个身穿绯色衣裙的少女!瞬间她已纵身掠上了木屋外围的走道,身法干净利落,丝毫没有狼狈之色。
“精灵!精灵!!你好了没?!怎么这么慢啊?!”她脚刚一沾地,嗓子已经亮了起来。甜美的声音非但没有破坏这和谐的景致,反而给这早晨——虽然已经不早了——添了一丝生气。
坐在窗前的少女显然是被吓着了,手中的木梳“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她叹了口气,正要弯腰去拾,一只纤纤素手比她快了一步拾起了那把精致小巧的木梳,少女抬起头,正撞上绯衣少女顽皮的笑脸,眼睛里还残留着得逞的笑意。少女又叹了口气,有谁会将这张绝世容颜和这么一个爱恶作剧的少女联系在一起啊!
绯衣少女将梳子递给窗前的少女,大大咧咧地在床上坐下,望着正在梳头的少女。她穿着一件青色的衣裙,一头长及脚跟的发。正看着,青衣少女已经放好了梳子,转过身来,她望着发呆的绯衣少女,说道:“都准备好了?”如同空谷幽兰般清丽脱俗的容貌比起绯衣少女来毫不逊色,黄莺出谷的声音听来叫人觉得有说不出的舒服。
“好了好了!万事俱备,只欠精灵了!”
青衣少女笑出声来,她站起来,说道:“那就走吧!”话刚说完,人已如风般飘向湖畔。绯衣少女站在火球之上,也到了岸上。
她们二人,便是掌管这焚蝶囚心的十三幽灵使中的火之幽灵使瑞子和风之幽灵使裸足精灵。

囚心湖畔。草地。
两人刚着地,瑞子的声音就打破了沉静:“精灵,你说岛主叫我们去有什么事啊?不是已经辞行过了吗?又不是第一次出岛,搞这么隆重!”
“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啊!”提起岛主蝶舞轻狂,恐怕不只精灵一人要皱眉。蝶舞的精灵古怪实在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的,她的高深莫测早已和蓝岛齐名于东邦大陆了。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她不是你姐么?怎么没有心灵相通啊?”瑞子的语气充满了促狭的意味。
“她要是这么容易被人心灵相通的话,还当什么岛主!”
“说的也是!我们还是快点去琉璃舍吧!”瑞子说完便蹦蹦跳跳地向前跑去。
突然,瑞子停下了脚步,扭头望向了湖畔的树林。
“怎么了?”精灵问道,也转过了头。
“焚蝶林里有人!”话音刚落,足尖轻点地,身形已经飞快地掠过草地而去,隐入了树林。
精灵正要跟去,忽见囚心湖平静的水面泛起了涟漪,渐渐变得凶猛起来,一波一波地朝湖畔的草地上逼来。奇怪的是,没有风——一丝也没有。
精灵望着渐渐汹涌的浪头,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却忽地,狂风大作,天地变色。风的范围迅速扩大形成了巨大的卷,硬是化解了湖面的漩涡、压下了一波高过一波的巨浪。
精灵放柔眼神,风渐渐平息,飞舞的长发平静下来。湖面上,一个蓝衣少女踏浪而来,缓步走上了草地。
“流水轩里不好么?这般有兴致,竟开起囚心湖的玩笑来?”精灵微笑着说道,眼里毫无责怪之意。
蓝衣少女娇笑着讨饶:“好精灵,开玩笑的!你若守不住这囚心湖,还怎么坐镇寒灵阁,掌管这焚蝶囚心呢?”
“难得能得到水之精灵使的夸赞,真是愧不敢当呢!”
这蓝衣少女便是流水轩的主人、十三幽灵使中的水之幽灵使——展玉蝶。
“看来焚蝶林里也不得太平了!”精灵望向树林,若有所思地道。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玉蝶笑得别有深意。

焚蝶林。
瑞子刚进林,便拔出了瑞心剑,警地绕著瑞竹斋。
蓦地,身后传来了巨响。瑞子急忙转身,却只见原来平整的地面已经异军突起,小土丘遍地都是。她提起一口气,将全身的真气灌注于剑身,瑞心剑上瞬间隐隐可见跳动的火光。瑞子将剑刺出,一气呵成的剑法迅如闪电,不过转眼的功夫,就将满地的小土丘夷为平地。
瑞子松了口气,将剑收入剑鞘。望向前方的地面,只见平整的地面上,竟冒出了个小人来,仔细一看,是个身着灰衣的少女,铃铛般的笑声瞬间充斥了整个焚蝶林。
“扬扬!!”瑞子一看清来人,顿时怒气冲冲。
“别生气嘛!开个玩笑而已,你的功力看来一点儿也没退步啊!”灰衣少女憋了笑意说道。
“那是当然!”瑞子本也没真生气,被她这么一说,自是高兴起来。
这调皮的灰衣少女便是蓝岛第一墓主涵阳的爱妻之一、回廊殿的主人、十三幽灵使中的地之幽灵使——最最可爱的扬扬。
危机解除,两人高兴地走出焚蝶林。迎面遇上了正等著她们的玉蝶和精灵。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去琉璃舍吧,去晚了,蝶舞又要‘骂人’了!”
“好啊!”

琉璃舍。
“倾星!早餐好了没?人家要吃……”
一大早听到这种声音实在是件要人命的事,只要一天都会受不了,更不用说天天了。偏偏倾星就是这个可怜的人。
这会儿,倾星第一千次朝天翻了翻白眼,无奈地应了声:“就来了!”就又下厨房了。
这时,舍外传来通报声:“风、火、地、水四使到!”
随着声音,精灵、瑞子、玉蝶和扬扬已经迈进了琉璃舍的大厅。
大厅中已经坐著几个人了。

瑞子毫不客气地落座,说道:“蓝岛墓主这么有空,不会是来送我们的吧?”
座中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笑道:“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不客气!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我可不是来送你们的。”说话的不是涵阳却又是谁?
“什么意思?”精灵也皱起了眉头,她最受不了涵阳这卖关子的调调。
“岛主批准第一墓主与你们同去。”一个可爱的声音插进了对话,精灵抬头一看,原来是十方烈焰之一的玻璃娃娃来上茶。
“耶!!!他也去?!”琉璃舍中都是瑞子的诧异声。
相比之下,玉蝶、扬扬和精灵的反应虽不至于不动声色,却也没有像瑞子那么激动。瑞子看着他们,不禁怀疑她们是不是早就知道,要知道扬扬可是涵阳的亲亲老婆啊!还有精灵,空灵巫女的封号可不是白得的。这么一想,瑞子的怀疑目光就转到了这三人的身上。
精灵不傻,和瑞子搭档这么久,当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当下就问道:“那么在场的各位,想必都是有目的而来的咯?”
“我是听说你们要去八岛游历,呆在舒心风亭这么久,也实在闷得慌,所以……”说话者正是冰使艾瑞儿。
“不光是冰使哦!还有虹使祝福、雪使佐为、眠使彩衣、光使少藤和暗使天使,他们都很积极呢!”娃娃纤细的声音再次响起。瑞子的眼前再次一片漆。
“怎么这么多?”玉蝶也有些诧异了。
“是呀!不是说只有风火地水四大幽灵使出岛的吗?”扬扬也忍不住问道。
“算了!一定是岛主决定的是不是?”还是精灵最实际,一下子就问到了重点。
娃娃点点头。
“那这个老……蝶舞怎么还不出来给个说法?”瑞子一急就会说错话。“幸好改得快!”她暗暗吐了吐舌。
“什么人这么吵啊?”一个略带点慵懒的磁性女声传来。厅中各人都带着杀人的目光朝声音的来源处望去。只见一个银衣少女惺松着睡眼走来,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
“哎呀!精灵你们居然已经到了!人家找你们来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告诉你们一声,人家想要吃岛的烤鸭、紫岛的糯米糕、橙岛的……咦?人呢?怎么不见了?娃娃?”她瞪着在一旁侍奉的娃娃。
“那个,回禀岛主,第一墓主和各幽灵使都已经……离开……”娃娃已经不知该如何禀报了,她若是幽灵使,大概会溜得更快吧!
“离开?这么说,他们是要启程了?”蝶舞象是在询问娃娃,更象是在自言自语,适才惺松的双眼已是精光毕露,说不出的复杂。
“但愿我的占卜是错的,安全离岛吧!各位,蓝岛的命运……”
轻柔的风吹走了蝶舞的最后几个字。

“岛主?您说什么?”一旁的娃娃疑惑地问道。
“嗯?哦,没什么。娃娃,帮我去把真世叫来。”蝶舞轻狂回头已经是一副与平常无异的笑脸。
“真世?好,我立刻去找他。”娃娃话未说完,身形已动。转眼已不见人影,只留下蝶舞对着空气感叹:“真不愧是娃娃,脚程真快。”
娃娃走出大厅来到走廊上,直往十方烈焰之凉风真世的房间走去。“岛主有什么事会要找以跟踪见长的真世?”正想着,娃娃已经旋风般地来到了一间屋子前,正要上前叩门,门却“唰”地开了,露出真世冷漠的脸。不等娃娃开口,他森冷的声音已经响起:“岛主找我?”
“呃……嗯,是啊!”娃娃边回答边不禁冒冷汗:“唉!他的直觉力还是这么强!”
当两人回到琉璃舍大厅时,蝶舞轻狂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坐在岛主座上。真世站在厅外看了她一会儿,终于上前行礼道:“找我有事?”
蝶舞轻狂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你还有待努力啊,这么久了还是偷不到我的想法!”真世默然不语,蝶舞就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正色地下令道:“跟着精灵他们!随时告诉我他们的情况!”
“是!”真世不再多待,转身出了琉璃舍。
此时的涵阳等众人正走在蓝岛美丽的草地上。
“真受不了那个笨笨岛主!害得我不能睡懒觉,居然只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瑞子的性子急,最先抱怨道。
“轻点儿,还没走远呢!你想让她听见?”扬扬边叹气边说,也是一肚子的不满。瑞子缩缩脖子,不说话了。
“涵阳,你墓里没事做吗?跑来凑热闹?”天使忍不住问道。
“岛主已经派了十方烈焰之killua代管。”涵阳笑答,依然是一派潇洒,从容不迫。
一旁的少藤皱皱眉头,不以为然地道:“不负责任!”
“亲爱的小藤藤,你在说什么呀?”涵阳笑得像个天使,声音腻得让人想……想吐。
少藤的眉皱得更紧:“说你不负责任!”“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可是为了蓝岛啊!我几时偷过懒?……”
一伙人就在吵闹声中向思潮崖走去。
思潮崖是蓝岛的最东边,悬崖下就是海,历来是蓝岛的出海口。在思潮崖上有一座石头宫殿,这就是思潮坊。而驻守这所宫殿和蓝岛东方的人就是——
“今天天气真好!各位打算出海吗?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呃……我说思瑞啊……这个……”玉蝶还没说出什么话来,涵阳已经“热情如火”地迎上前去。“啊,是啊,思瑞。今天就要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思瑞边说边把众人“请”了进去。精灵和瑞子等人也只得硬着头皮进了思潮坊。
“他们两个还是这么……这么……”“这么恶心!”众人的汗已经滴了下来。
“我越看这两个微笑妖男就越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想拿个杯子砸过去!”瑞子边说边真的用手去抓杯子。
没错,二十八星宿之尾宿曲思瑞便是思潮坊的主人。

“潮还没涨起来吗?”茶刚端上来,艾瑞儿便先开口问道,“几时可出海?”
“大概还要一个时辰。”思瑞微笑地答道,仍是一派悠闲。
门外忽地传来些微的嘈杂声,一名守卫匆匆跑来与思瑞耳语了几句,但见思瑞一贯的笑脸微微变色。
“发生了什么事?”瑞子按捺不住地问道。
“涨潮了。”
众人皆惊:“涨潮?半个时辰还没到呢!”思潮崖的潮起潮落向来有着分明的规律,千年以来从未听说过有变。
“我去看看。”思瑞说着,人已经直冲门外而去。
“我也要去看看,瑞儿你去不去?”瑞子早已按捺不住。
瑞儿看了看其余的幽灵使和涵阳,半晌才轻轻地道:“思瑞不会容忍有人在思潮崖兴风作浪的……”话未说完,只听得屋外雷鸣大作。众人脸色骤变,终于忍不住的走向门外。
正当走在前面的瑞子、玉蝶、少藤和翼天使刚刚踏出思潮坊时,蓦然“轰”的一声巨响,一股巨浪已经扑面而来。众人措手不及,急忙出手自卫。
瑞子首当其冲,身形未动,瑞心剑已然出鞘,由剑尖划出的火柱在冰冷的海水周围急速穿梭,似有灵性的绳索一般将其紧裹其中,化解了一股海浪。身后的展玉蝶也丝毫不犹豫地伸手将一股凶狠的海浪捏于手中,原本肆虐的海水在她的纤纤玉手中变得温顺。
反观少藤和翼天使也许就没那么幸运,少藤忙着在思潮坊四周筑起一道光壁,却忽视了自己的致命伤:她与暗使翼天使一旦分离后果将不堪设想。当她感到翼天使的手将她一把带入自己的怀中时已经来不及。
“天使!”晚到一步的瑞儿与精灵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少藤和翼天使被两股海浪紧紧的捆住,慢慢的倒下。随后到的眠使轩辕彩衣、虹使街角的祝福和雪使佐为被这一幕惊呆了。瑞儿当机立断,念起冰之咒,海水瞬间冻结。
精灵急忙上前探视光使与暗使。
“来不及了!”清冷的女音从背后传来。众人回头,竟是岛主蝶舞轻狂。向来慵懒的面容此时却异常的严肃。众人这一惊非同小可。
精灵不语,只是望着蝶子。
蝶舞轻狂转向眠使轩辕彩衣,面无表情地说:“彩衣!带光使和暗使回眠魂殿!”
四周响起一片抽气声:“岛主!”谁都知道这句话已经等于证实了光使、暗使的长眠。
“是。”彩衣再不多语,黄衫一挥,飘然远去。
“跟我来琉璃舍。”蝶舞轻狂说完不再回头径直往琉璃舍走去。众人沉默地跟上。

“岛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激动的瑞子抢先打破死一样的寂静。“少藤和天使,她们……她们……死了吗?”
蝶舞轻狂仿佛是震动了一下,慢慢地抬起头。“是的,死了。”她停了一下,似乎仍在犹豫些什么,但最终仍是说了出来,“这件事是我的责任。”
她坐上岛主之位,才继续道:“这是一场我已经预见到了的灾难,只是我不愿相信,我以为只要你们出了岛,就可以避免这一切,可惜我赌输了。”
“一个月以来我连续地做同一个梦,梦中有一个混浊的声音在对我说,蓝岛的大限已到,所有生灵会陆续进入长眠。”
琉璃舍中仍是一片寂静。蓝岛岛主蝶舞轻狂以古灵精怪著称,但她同时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占卜者。她占卜的才能从不轻易示人,所以才会由其妹精灵接替成为空灵巫女,只受理岛主亲自签发的占卜令。虽然她的占卜能力不如蝶子,但处理起一般的占卜事务也已是绰绰有余。也就是说,这个不祥的梦是事实的可能性几乎是接近百分之百的。
“我非常的不安,所以去了囚心湖做了占卜。结果是,蓝岛的时空是被封印的,期限是一千年。了解吗?如今千年已到,这个诅咒就要开始运转了。”
“囚心湖?”瑞子看了一眼精灵。“那精灵你也……知道?”
“她知道,但我叫她不要声张,在一切未明朗之前,我有权不公开。”
“那没办法阻止吗?”瑞儿脸色苍白地问道。
蝶舞轻狂看了她一眼,“有。”
“是什么?”最最可爱的扬扬也沉不住气了。
“把岛上的生灵放上祭坛。”
“什么?”
“每有一个生灵长眠,我的占卜就会更进一步,直到占出切实的解决之法。”
“难道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放任我们出岛?如果我们都死光了,谁来破这诅咒?”瑞子激动地喊道。
“所以我们要争取时间!我必须闭关占卜。”
“可是这样一来,就无人处理岛务了。一岛之主之位是不能虚悬着的。”
“我来吧。”说话的是精灵。
“可是,这不是一般的占卜,它关乎蓝岛大运,你……身体顶得住?”瑞子会这样问也不是心血来潮,占卜是很倚重占卜者的体力的一项运动。
“顶不住也要顶。”精灵没有犹豫,眼睛只盯着蝶舞轻狂。
蝶舞轻狂与她对视半晌,终于点头:“从今天起由瑞子全权负责焚蝶囚心的安全。”
“是。”瑞子应着。目光与精灵相接,有担心,更有信任。短暂的目光交流之后,精灵乘风而去。
“你们也回去吧!虽然我希望精灵尽快占出结果,但我也不希望你们受到无谓的伤害,保护好你们自己。”

千年诅咒开始奏响,蓝岛全岛戒严,所有幽灵使立即就位。
焚蝶囚心里一片肃杀之气,瑞子寸步不离守着寒灵阁。屋内,精灵正不眠不休地为蓝岛的命运占卜,瑞子则眉头深锁地在门外轻手轻脚地垛着步。这几日传来的消息令人心情沉重。十三幽灵使陆续受到攻击,元气大伤,更有许多已经躺在了眠魂殿,彩衣的超度词已经念了无数遍,体力也已不支。蝶舞轻狂每日都来探视支援,希望能对精灵有所帮助。
“但愿精灵有进展了,”瑞子轻声地喃喃自语着,“精灵,别让她们白白地牺牲!”
屋内传来声响,瑞子又惊又喜,急忙上前。
“精灵!怎么样了?有办法吗?”
虚弱不堪的裸足精灵在瑞子的搀扶下跨出寒灵阁,迎面遇上前来探视的蝶舞轻狂。
“……漩涡……”语不成句,人已然昏迷。
“精灵!”略通医术的瑞儿帮着瑞子将精灵扶回寒灵阁。
“她怎么样?”瑞子焦急地问。
“没事,只是有点虚弱。”
“看样子她是不太会醒了,剩下的只能靠我了。”
“岛主!你有办法了吗?”瑞子比谁都急。
“我还不知道,漩涡……漩涡……”

深夜
蓝岛出海口思潮崖一片混乱。
在东邦大陆向来以好天气和童话般美景闻名的蓝岛,居然电闪雷鸣,雷雨交加。当蓝岛岛主蝶舞轻狂带着为数不多的幽灵使到崖边,只见万丈深渊下波涛汹涌巨浪翻滚。
“那些是什么?”眼尖的瑞子只着海面上的点点色说道。
众人急忙看去,只见色的海面上漂着无数的点,就象是绽放在海面上的色莲花。
“那是……漩涡?!”蝶舞轻狂灵光一闪,“难道……?”
“岛主?”
“跳下去!”
“什么?”
蝶舞轻狂慢慢地转过头来:“我说,跳下去!跳进那些色漩涡!这也许是唯一的生路,我们已经走投无路,只能赌!”
说完,她从瑞子手中接过裸足精灵,头也不回地跳入色的冰冷的海水,巨大的漩涡瞬间将她们吸入海底,不见了踪影。
其余的人也都别无选择,纵身一跳。当最后一条身影没入水中,黎明,就要来了。

“摇快一点啦~~~涵阳!!你怎么像没力气一样啊!”
“哎~我是蓝岛墓主也!居然叫我撑船?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
“你少废话!叫你撑你就撑!”蝶舞轻狂毫不客气地敲了一下涵阳的头。
“我不撑了啦!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啊~直接叫精灵弄点风来就ok啦……”“精灵虚弱得很,你嫌她命长?”“噢!火使你越来越暴力!”“你快撑船啦!”
“我——不——撑——了——啦——”
“喂!船的方向偏了也!蓝岛是在那个方向啦!涵阳你听见没有啊!……”蝶舞轻狂的声音越漂越远。
阳光普照,波光粼粼,风景如画。神在天际也露出了微笑。


后记:这是一部悬而未完了很久的文,所以有许多从前的ID,只是想要完成它,即使没有人记得它,没有人期待它。写得不好,但是希望大家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我对窟窟、对蓝岛的感情。这样就够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看到很多N熟的名字哈~
飄過~
关于seaprin

seaprin

Author:seaprin
三月彌生,此情不芋。

流年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访问数
幻の花
最近の記事
且听风吟
最近の評論
足迹

档案馆
想要翻旧帐的到这里来哦!
最近の引用
曲径通幽
Search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